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二):错过厄尔布尔士的雪

去伊朗滑雪——看到这个想法,你是不是觉得荒谬不已?在多数人的印象中,给中东地区贴上的标签除了“暴力”“恐怖主义”“激进穆斯林”和“石油”以外,对她自然环境的印象可能就是“干燥”“沙漠”“戈壁”……去这样的地方滑雪,你这是要表演行为艺术吗?然而事实却会让人跌破眼镜,德黑兰是世界知名的滑雪圣地,市内有多个滑雪地点,其中Tochal更是世界上海拔第5高的滑雪场,海拔超過3700米。北部的厄尔布尔士山脉为雪场的建造提供了绝佳的地理位置,山顶光秃秃没有植被,海拔又高,常年覆盖的自然积雪是人工雪场无法比拟的。因此滑雪是德黑兰居民非常流行的一种娱乐休闲方式,并且在滑雪场内,你可以看到其他公共场合绝对看不到的一幕:不戴头巾的伊朗女人。


(图是网上盗的。。。)

大清早5点多就已经自然醒,而且再无睡意。时差真是个烦人的东西,这是来伊朗的第2天,生物钟依然停留在领先四个半小时的北京时间。可能也是因为时差的影响,大家对时间的感觉变得非常模糊。早晨起床,四个人磨磨唧唧收拾着,完全没有以往旅途中那种紧凑的节奏。阿跟最早洗漱完毕,就自己先下了楼,后来还勾搭前台美女问了去马什哈德机票的事。他上楼看到我们还一副懒洋洋的姿态,决定先出去把机票的事搞定。

我们继续磨蹭,直到10点,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我们今天可是要去Tochal滑雪的啊!可是阿跟出门买机票还没回来,最终我们出发的时候都已经快11点了。再次走进地铁站,我们却对怎么买地铁票犯了难。昨天坐地铁也是这个情况,可当时一个波斯帅哥的“好心”反而让我们现在更加迷茫:他帮我们买了充值卡,并且以为一张充值卡可以多人使用,可进站前我们又被管理人员拦了下来,最后他又不得不帮我们补全其他的票。这个纠结的过程让我们一头雾水,最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买地铁票。事实上,德黑兰的地铁票非常简单:只有蓝色的单程票(3500里亚尔)和橙色的往返票(6000里亚尔)——一张票可以直坐到底!


折腾完地铁票之后,谁知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又是一个乌龙。去Tochal需要坐地铁至Tajrish站后换乘的士,然而前一天去Sa'd Abad Museum的经历却让我们错误地确定了Tochal的位置。完全不懂英文的司机大叔将我们送至一个类似度假村的地方,四处搜索一番之后,我们开始怀疑这里真的是Tochal吗?为什么完全没见到雪山的影子!虽然最终找到一个当地游客询问,他帮忙找了另一辆的士带我们去真正的Tochal……这一来一回的折腾,我们抵达滑雪场山脚的时候已经12点。


而更让人感到郁闷的是,滑雪场门口到缆车的摆渡车迟迟未到。我们一边步行一边向后瞻望,希望能有车路过搭我们一程。看着前面弯曲的山间公路,目测半小时内无法走到缆车售票点。而继续前行,等待我们的还有一条全程8公里,据说是全世界最长的缆车……我渐渐感到自己离厄尔布尔士的雪越来越远。而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珍宝博物馆的的闭馆时间是下午4:30,并且它的开放时间极短,错过了今天可能这趟就再也无法目睹极尽奢华的伊朗王室珍宝收藏了——我和阿跟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对于我俩来说,博物馆和伊斯兰文化显然有着更加强烈的吸引力。最终,我们和FX、YR分头行动,我们去珍宝馆,而她们继续前进去滑雪。我们就这样错过了厄尔布尔士的雪,但是这样的错过并没有让我感到失落,有一点非常明确,自己对伊朗的渴望并非因为她的自然景观多么诱人,而是因为她独特的人文风情、悠长的历史和特殊的社会环境。


回到山脚,空空的肚子开始打鼓,随意走进一家茶餐厅,点了热狗和茶,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山下的城市景象发呆......

这次的伊朗之行与以往的旅行方式完全不同,曾经每一次长途旅行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人一包,独自上路。然而这次先是搭上了阿跟这“拖油瓶”,虽然后来证明这拖油瓶兼有人肉GPS的功能,跑路基本不出错。后来觉得既然已经两个人了,那不如再找两个,一来四个人拼车找房会更方便,二来我也想尝试一下在穷游找人搭伴旅行会是怎样一种体验。独自旅行跟结伴旅行有着巨大的差异,即使是两个人,也会让你的旅途完全不同。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不得不与陌生人接触,因为你的身边只有陌生人。也因此你能够得到更多与当地人深入接触的机会——这于我而言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然,没有哪一种方式是绝对完美的。一个人的旅行自然要简单很多,一人一包想走便走,手头只需要一份简单的行程,甚至只需要几个目的地。途中遇到的当地人和旅人会帮你将一个个孤零零的目的地串联成线,最终凑成一趟完美的行程。与人搭伴而行需要看缘分,旅行中会遇到比日常生活中复杂的多的状况,如果没有相互之间的包容,那么整段旅程也会变得一团糟。不同人的旅行方式差异很大,能找到投缘的旅伴是一件值得万分庆幸的事,也会为整段旅程增添更多的欢乐。

下午的珍宝馆之行并非一帆风顺,根据穷游锦囊的指示,我们在Ferdowsi大街上来来回回搜寻。谷歌地图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失误,导航明明指出了珍宝馆的位置,可到达那里却发现并不是珍宝馆的所在地。而我们继续向路人询问的时候,也没有人知道它确切的位置,不明白是他们没看懂波斯文还是因为他们确实不知道。我们开始对路过的几栋大建筑仔细一一研究,终于看到一面墙上写着“Central Bank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英文。我眼前一亮,是的,就是这儿,珍宝馆就在伊朗中央银行的地下室!但是它的大门紧闭,门口没有一名游客,实在是低调得可以。


进入之后,寄包的要求非常严格,包括相机、钱包、手机、钥匙等物品都不允许携带入内。此外,进入到展览厅前还需要经过几道安检门以及安检人员的搜查。进去之后是完全没可能拍照的,想看珍宝照片的看官可以洗洗睡了。置身展厅,仿佛徜徉在一片宝石、黄金的海洋之中,确实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虽然去过各种大大小小的博物馆,但是展品如此奢华的此前还真是从未见过。整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颗被叫做的“光芒之海”的钻石:重达182克拉、全世界最大的粉钻。但是逛完一圈之后也不免审美疲劳——这样的珍宝本应该是物以稀为贵,当把它们汇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你反而觉得它们并不稀奇。当然本质上,除了是漂亮的石头和金属以外,它们确实没有其他的实际意义。 


(传说中的“光芒之海”,从外交部网站上盗的。。)


【随便放放图】

Sa'd Abad Museum里的画匠,身体貌似有一些残疾。征得同意给他拍照后立马摆出了一脸严肃的表情

德黑兰街头某家水果店,不知道椰子旁边那个黄黄的是什么水果




评论(2)

热度(8)

  1. 站在云端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