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一):奔向德黑兰

1月30日晚,也是2013年的除夕夜,我们即将出发前往伊朗。这是继印度之后,我将去往的第二个文明古国。虽然走之前看完了《我在伊朗长大》、《伊朗史》、《ACROSS》伊朗特刊,几份关于伊朗的长文游记和几部伊朗电影,但依然感觉对于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有着灿烂文化的古老国度知之甚少。

在机场和此前就通过穷游结识的FX、YR、芾芾和四季碰头,并且FX和YR将会是我们此次大部分伊朗行程的旅伴。

出发前的准备非常匆忙,前一刻我还和家人一起吃着年夜饭,而现在却已经在去往中东的路上,坐上马汉的航班,从上海,奔向德黑兰。


(这图是从穷游上某篇游记中盗过来的……)

飞机没有晚点,在伊朗当地时间(伊朗实行冬令时和夏令时,冬令时比北京时间晚 4个半小时,夏令时比北京时间晚3个半小时)5:25抵达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

下了飞机,几个人一路说笑着穿过长长的机场过道,准备过关。出关之后,细心的四季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签证上盖的章是波斯文的1392年!事实上,伊朗采用的是伊斯兰独特的纪年方式,以伊斯兰教创始人默罕默德从麦加前往麦地那的那一年(公元622年)为纪元元年——这真是一个完全在自己的体系中运作的国家。


然后,在机场等待换汇、买当地电话卡、咨询机票信息,折腾了几个小时终于搞定了所有杂事!走出机场大厅的那一刻,一股寒意扑面而来,鼻腔内吸入一缕冰凉但清新的空气,嗯,逃离PM2.5高于100的感觉真好。


在机场门口拦下一辆的士,司机开价45W里亚尔(合人民币90左右),价格与穷游锦囊上的相差无几——看来伊朗的出租司机还算本分,并不像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的司机那样看到外国人的面孔就漫天要价。坐上的士,一路从霍梅尼机场所在的德黑兰最南部向北部的市区开去,北部巍峨的厄尔布尔士山裹着皑皑白雪的轮廓也变得渐渐清晰。一路上的景致呈现出分明的层次:房屋从破旧的土黄色小楼到外观新颖的高层楼房,再到北部安静的别墅区。这让我想起伊朗电影《小鞋子》里的一个情节:小主人公阿里的父亲载着他一路从破败的城南骑着自行车前往城北,希望能碰到好运给哪个别墅主人家当当园丁打个零工——电影画面中的街景也呈现出如我眼前所看到那样分明的差异。

除此以外,让人能够产生直接观感的就是那一路上到处可见的伊朗国旗,被制作成各种不同尺寸的旗帜、横幅悬挂在天桥、马路护栏边、建筑物楼顶……此前伊朗强势的政府形象仿佛也在此得到了一丝佐证。事实上,作为全世界仅有的几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另外两个是沙特和梵蒂冈),伊朗在78-79年的“伊斯兰革命”之后,以伊斯兰教义治国的政府就将政治力量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想到这些,我开始在心里暗暗揣测:接下来几天我将体验到的,会是怎样一种与自己以往阅历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啊?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一家不错的酒店安顿下来。整整11个小时的飞行早已让我们精疲力尽,幸好安排行程时也早考虑到这一点,第一天的行程很轻松,下午的目的地只有美领馆遗址和萨德阿巴德宫(Sa'd Abad Museum)。美领馆遗址应该是德黑兰之行最不容错过的一站了。本·阿弗莱克的《逃离德黑兰》让全球的观众了解了近代伊朗最疯狂的那段历史,电影中义愤填膺的伊朗群众占领美国大使馆的情景让人触目惊心。然而近距离观察这个意义独特的“景点”,却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感触,也许是围墙上那些色彩斑斓的涂鸦早已被各种游记所“剧透”,面目狰狞的“自由女神像”现在看来更像是各路游客争相合影的道具。



真正让我流连的反而是德黑兰的地铁站。第一次走进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自己身在某个博物馆,墙上到处是精致的浮雕和壁画——这些原本是我们用来放广告牌的位置。并且在几次换乘之后,我发现每个站内每一面墙上的装饰都截然不同,保证不重样!也因此,地铁站成了我这一天中举起相机最多的地方。不过在伊朗的部分地点拍照还是需要谨慎,我就在地铁站被工作人员叫去办公室检查相机。当然最后并没有大的问题,对方只是让我打开相机,查看拍摄到的照片,并且让我删除了几张带有地铁车身的照片,整个过程中那位工作人员的态度非常和气。这样的经历在我们最后重新回到德黑兰的时候又再次发生,但是那一次着实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攻略相关】
Persia Hotel:这家酒店还是很值得推荐的,装修中规中矩、房间布置也没有太多特色,但是在寸土寸金的德黑兰,标准间70美金,套间含早(两个双人间,带客厅、厨房、卫生间)90美金,价格实在是非常公道,但这个价格是同行的阿跟费了好大劲才拿到的。另外,他们家的自助早餐真的非常赞!





评论(1)

热度(18)

  1. sur l'arc en ciel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