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十五):归程,离别伊朗

经过革命日的慷慨激昂和惊心动魄,今天的行程应该会让人回归平静。按照惯例,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去当地的大学转转。谈不上是什么校园情节,就是觉得在那样的环境和氛围下,人会感到非常舒服。在伊朗也不例外,旅行的最后一天,我打算去德黑兰大学走走。除了是伊朗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学校以外,我只知道,纳菲西曾经在这儿饱含热情地讲授《洛丽塔》,伊朗人质事件中攻占美领馆的学生主力也大多出自德大。

一早查好校园的地址和交通方式,出门给的士司机看了波斯文的德大地址,司机点头并且给了个非常合理的价格。在一所学校门口,他停车将我放下,可我发现这儿并不是计划中的目的地。幸好今天的时间充裕,这样的小插曲并没有打破悠闲的状态。在校园门口向进出的师生求助,最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用他生硬的英文告诉我那是另一个校区,并且用波斯文替我写下地址——这点倒是世界各地都如出一辙,但凡是当地名校就免不了要扩张到处建校区。

几经周折抵达,绕着校园的铁栅栏走了半圈依然没能找到入口。踌躇之时,迎面走来一个背着黑色双肩包,眼眶下印着黑色眼圈的男生——典型的理工科学生形象。上前搭讪,果然,他就在德大上学,名叫Amirali(就叫他“阿米拉”吧),现在是材料工程的研究生。阿米拉也发扬了伊朗人民热情好客的优良传统,执意要带我好好逛逛。这几天受到的礼遇太多,我也早已见怪不怪,只是默默接受。经过他的介绍,我才明白这儿并非德大主校区,而是只包含工程学院的分校——哦,天,他们到底有多少个校区?经过一栋实验室,阿米拉带我上楼,并叫上了他的同门Aliveza(叫他“阿里”),两人一起带我参观了他们的工作坊,那是一个稍显阴暗的机械车间,几台巨大的数控机床直直地立在那儿。

(右边有黑眼圈的是阿米拉,左边的高富帅是阿里。别问我这种照片是怎么拍出来的……)

逛完分校,他俩又坚持要带我去主校区转转。主校区的管理要严格得多,人员进出都需要凭证件,而我因为有他俩带路并且长着一张外国人的面孔——伊朗人对外国人多少有些优待——很快就征得门卫同意进入了校园。主校区内可参观的内容也更为丰富:艺术学院大楼里陈列着各种现代艺术品,仅有两层的图书馆虽然藏书不多,但环境别致,设施齐全。当然,另一个独具伊斯兰特色的建筑肯定不会少——清真寺,即使在校园里也依然少不了它的身影。作为伊朗最顶尖的学生,他们对自己天生的信仰充满着怀疑,所以阿里才会发出那样意味深长的感慨:“We are born to be Muslim, but not from the heart.”
(其实校园里有挺多值得拍的画面,但一路跟他们聊天,没顾上)

我们一边在校园走着,一边随意地交谈。闲聊的过程中我知道了:伊朗有非常完善的医疗保险,人们看病需要花费的钱很少;伊朗的公立大学教育从本科到博士完全免费;当然也谈到了他们的女同学(详情请戳《(三)嘿,伊朗女人》)。然而即便如此,伊朗的年轻人对现政府依然有诸多不满。阿米拉和阿里的目标都很明确,读完研究生出国继续深造,然后留在国外。

临近分别,在我上车前,阿里递给我一张500里亚尔的纸币,说这张纸币背面就是德大的大门,并且500的纸币如今已不再发行,他希望我能留着当作纪念。经过几次推脱,我还是拗不过他的热情。我都担心今天是不是会一下把RP用完,遇上他俩不仅省去了进门时跟门卫的纠缠,而且与他们的交谈也让我收获颇丰。


从德大回来,阿跟和石头还懒懒地窝在房间。回程嘛,慵懒才是最好的状态。

拖着行李去到石头将要入住的马什哈德青旅(旅舍的名字),简单吃过晚餐就到了该和他告别的时候。石头的间隔年之旅还未结束,他还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感受这座城市的丰富层次。男人之间的依依不舍要写出来还真是有点难以下笔,这一幕就这样简单过了吧。

再次来到霍梅尼机场,登上宽敞的回程客机,引擎已经开始微微震动。Akon的《Freedom》在耳畔响起,脑海中回放着旅途中的一幕幕:半个天下的伊斯法罕,层次分明的德黑兰;还有恰克恰克拜火庙的神秘古老,圣城马什哈德的庄严肃穆;在波斯波利斯被伊朗女孩“投怀送抱”,深夜跟亚兹德老城的主妇打雪仗,在革命日跟石头一起被抓紧了革命卫队……

这,就是我的旅途。

行走波斯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讲完了,但是我的古国之旅还要继续。下一站想去的是埃及和以色列,迦南之地、耶路撒冷、苏伊士运河、亚历山大……想着都让人感到兴奋不已。接下来的日子又多了一份期待,现在就可以开始在Qunar上刷特拉维夫的机票了!(末了给新东家打个广告,就当是跟过去一个阶段告别,新的一个阶段的开始吧:) 

评论(14)

热度(18)

  1. 私多紀のlife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2. lynn儿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3. 欢喜就好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