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十):伊朗,古风尚存

与丝路遇到的小伙伴们聊得热火朝天,但是很快的士司机就到了,我们不得不背起行囊继续出发,前往伊斯法罕。

抵达长途客运站,几次询问之后找到了我们那班车的候车室。从亚兹德去伊斯法罕,我们选择巴士前往,希望能体验一下一路上驴友们交口称赞的VIP大巴。传说中的VIP巴士座位异常宽敞,座位可以调成几乎180度平躺,还有吃有喝送烤粑粑套餐。

客运站的候车室虽然不大,但环境和设施都很不错。等车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整个候车室的人都很安静,没有人高声喧哗,甚至都很少能看到人跷二郎腿。候车室异常干净,没有大叔在一旁吞云吐雾,也没有大妈嗑着瓜子人长人短;人们只是轻声交谈,或者静静看着墙上正在播的韩剧——他们仍然像古代的波斯人一样遵循着日常生活礼仪。



伊朗人的文明我想是装不出来的。有一个细节让我至今印象深刻:其实我都不好意思提这件事情,当我们坐着Hamid大叔的车从设拉子前往波斯波利斯,阿跟随手将一张用过的纸巾丢向车窗外。这时Hamid大叔连忙朝他摇手,神情也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我瞬间觉得很羞愧,因为在国内,我们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行驶在马路上前面的车窗里时常会飘出各种杂物垃圾。在设拉子的这几天我们很少看到街头有什么垃圾,更让人称奇的是,我们也没有看到环卫工人辛勤打扫的身影。若不是当地人一直养成的文明习惯,又怎么能够保证在很少人打扫的情况下公共环境依然保持干净整洁呢?

当然,对于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简单地用好或坏来描述,对于伊朗这个历史悠长饱经沧桑的民族来说更是如此。伊朗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伊朗男人,一方面他们是彬彬有礼、举止有态的:另一方面,他们也极度好面子,爱逞能。如各种资料所说,我们向任何一个伊朗男人问路,从未得到过“i dont know”的答案,无论如何他们都会给你一个方向,无论是错是对。此外,走在大街上,除了“Ching?”之类的询问,还有一个问题是“can you speak english?”,而当你开始正儿八经跟对方讲英文时,他又会一脸迷茫地看着你……

等车的过程中,阿跟再次展现出他过人的搭讪技巧(或者说是他乐意主动被伊朗人搭讪)。这次更加逆天,他居然跟一个几乎不会说英文的伊朗人聊地不亦热乎。让他们顺畅交流的是一款多语种翻译APP,两个人就这么盯着手机屏幕你一来我一往的扯着。而我看到智能手机又职业病犯,忍不住想看看里面装了些哪些好玩的应用。翻着他的应用列表,看到里面每一屏都会一个应用是made & design in China的,虽然里面没有自家的产品,但作为一名互联网从(chou)业(diao)者(si)内心还是泛起一丝骄傲。看到熟悉的微信图标我不禁想起前阵子的消息,伊朗政府已经封了微信,于是我不怀好意地问他怎么还能使用微信。他腼腆一笑,然后给我指了另一款APP,说通过这个就可以轻松翻墙。原来伊朗国内人们翻墙是那么方便!虽然伊朗政府防火墙封锁了大量国外网站,但是力度和技术实力上显然要比某国政府弱得多。


(第二张那个“P”字图标的就是伊朗翻墙神器)

写了那么多天的《行走波斯》,越来越觉得这个过程不仅是对自己旅行经历的记录,通过这样的梳理,我更加明白,旅途中自己更关注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说到底是什么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让人从熟悉的生活中抽身而出,走进完全陌生的世界。于我而言,去过的地方虽然并不算多,但是渐渐觉得,好山好水固然好看,但是看多了,山也就是那样的山,水也还是那样的水。而各个地方的人却各有各的味道,各个地方的文化也各有各的特色。可能是社科专业出身的缘故,所以最让我兴奋的是一个地方人文和社会的那一部分。    


(最后,让大家见识一下神马叫VIP!)

评论(1)

热度(14)

  1. 魔王大叔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