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九):亚兹德,黄色的城墙,白色的雪

二月五日,在亚兹德,这一天的行程充满了欢乐。

来到亚兹德以后,这趟行程才开始变得像以往的旅行一样:住驴友聚集的小旅舍,跟人坐着吹牛逼说旅途中的故事,临时搭伴去各种值得去的地方。入住名声最大但也差评不少的Silk Road,来之前还稍稍有点担心,不知道丝路是否真的已经堕落到被各路驴友嫌弃的地步。但是住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对居住环境的容忍程度比大多数网友高多了,丝路这样的环境在我看来已经算是非常优越,比起HK摩星岭青旅几十人的上下铺铁架子床,这儿简直可以算是天堂。并且这里有我更在意的东西:来自不同地方的有趣的人。


我们入住丝路的另一个原因是四季,很早就跟她约好在丝路碰头。而在当晚我们闲聊吹牛的时候,小分队又迎来了另外一个人——石头,也就是这份游记中很多照片的摄影师。接近深夜10点,他风尘仆仆地来到丝路。因为那张面孔早已经在芾芾的照片中出现过多次,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跟他打招呼。可我们没意识到的是,他之前并没见过我们,于是就这样被我们的热情弄得满脸迷茫!“芾芾,芾芾!”提起芾芾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我们俩就是继他们之后又一次捡了芾芾的人。彼此之间的臭味相投一下就能感受出来,他给我们听他这一路上发生的故事,讲他在埃及的那50天经历,在设拉子被请进了消防局,在霍尔木兹海峡淋的雨……夜很快就深了,明天一早还得出发去拜火教圣地chakchak村,大家便先散了各自回房。

早上七点多,一行人便齐刷刷地聚到了丝路的大堂兼餐厅,就等着吃完自助早餐动身出发。在去往chakchak的路上,我们还会顺道去哈尔纳克和梅博德。首先我们到达是哈尔纳克,它是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古村落,村里最著名的是一个叫摇晃塔的建筑。之所以被称为“摇晃塔”是因为两个人站在塔顶互相摇晃,那么塔身也会跟着一起晃动。我们找到摇晃塔的时候,发现那个洞口窄得只能容纳很瘦小的人才能够进入。尤其是到第二层的时候,很多同行的旅伴都已经望而却步,然而最后我、阿跟、石头和四季全部登上了塔顶。



(摇晃塔)


(石头同学上镜啦!)

离开哈尔纳克,我们径直前往chakchak,这里是琐罗亚兹德教的圣地,燃烧着千年不灭的圣火。琐罗亚兹德教又称拜火教,在基督教诞生之前是中东和西亚最具影响力的宗教,也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事实上在国内时我们早已听说过这个宗教中国版本——“明教”,而chakchak就是明教的波斯总坛——小昭的故乡。因此一路爬山,阿跟嘴里还不停喊着“小昭,你在哪里?”逗得一行人哈哈直乐。

(山腰上的拜火庙)

(石头在千年圣火前祈福……)

chakchak之后,大家都有点意兴阑珊,因为下一站的梅博德并没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并且抵达之后发现梅博德古城也很识趣地没有开放,因此我们只在古城城墙上俯瞰下方。坐在城墙上,我们突然有一种穿越回到大话西游的感觉,那个场景就像极了至尊宝跟紫霞在城墙上对峙的那一段,不同的是我们拍到接吻那一幕的主角是两只猫咪。

(就是这段城墙,请自动忽略当背景的那俩二货)

(左猫君:你们丫的别瞎起哄)

(左猫君:你们别逼我!!)

(左猫君:老子豁出去了!)

白天的行程很快便结束了,回到丝路,我们简单吃了晚餐,而餐桌上的主菜换成了和旅伴们的吹牛聊天。因为我和阿跟还要赶晚上十二点半去伊斯法罕的大巴,所以希望在临走之前能够逛一逛老城。旅伴们都非常给力,纷纷响应,大家麻利地收好东西,准备来一次“雪夜探古城”。

这次古城夜游带给我们非常多的惊喜,我们找到了很多原本在攻略和锦囊上并没有发现的地方。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跟几个波斯女人打雪仗的经历。闲晃时路过一户波斯人家的门口,几个波斯妇女跟孩子正在门口聊家常。见到我们这群东亚人面孔,她们主动攀谈了起来。聊了几句之后,有一个波斯女人突然抓起了一把雪朝我们扔过来,然后就开始一场奇妙的跟波斯女人之间的雪仗——这是我在此行之前绝对无法想象的。也许真的像《穿越》那本杂志所说,伊朗的年轻人有两个面孔,一个面孔是私人的,而另一个面孔是对公共的。在公共场合,清真寺或者巴士站,他们是那么的彬彬有礼,那么的安静;然而在私下他们也有自己活泼的一面,他们希望能够与人交流,与人沟通,跟人一起互动。

(夜行)

(波斯阿姨准备向我们出击)

旅途中最吸引人的是什么?于我而言,不外乎两点:一是可以感受那精彩多姿的世界,而我又对不同地区人们的社会生活、风俗习惯尤为关注;二是旅途中的那些生动、有故事的人——幸运的是,在亚兹德,我们同时收获了两者。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