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五):旅途中,我们需要一些故事

设拉子是这趟伊朗之行非常重要的一站,抵达后对这座城市的印象也非常不错:清新的空气,干净不拥挤的街道,还有那大大小小风格各异的清真寺。

下午继续和FX、YR分头行动,经过前一天在Tochal滑雪的试验,大家已经逐渐接受了分头行动的出行方式。设拉子老城内不得不去的是粉红清真寺(Nasir-al-Molk Mosque),这算是为这趟“清真寺之旅”开了个头——伊朗的大多数游览经历都将发生在清真寺中!而粉红的独特就在于,它不奢华、不宏伟、也完全不古老,她给人的感觉要怎么形容?应该跟文艺、唯美更贴近一些,甚至连穷游锦囊的封面都选择了朝阳照射进五彩玻璃的那一幕。很多人都被这一幕深深吸引来到了伊朗,希望能亲身感受那五彩斑斓的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

(这两张是石头那儿拿的……我们去的时候是下午,压根儿没有阳光射进来……)

(这就是我拍到的粉红……鄙视我吧)

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寺庙门口的那位可爱的售票大叔。当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开始拉着我介绍他的“环球明信片”事业,向我展示了贴满整个小售票厅内墙的明信片,指着这张说“This is from Italy,this is from Brazil……”。最终的目的非常简单,他希望我能从中国给他寄一张。看得出来,他是很用心地在经营着这个计划。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叔还能想到如此有趣的创意,我又怎么忍心拒绝?于是满口答应。大叔非常认真,立马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工工整整写上了自己的地址。末了,我突然想起来得给大叔来一张,提出这个要求后大叔也很乐意地点头Yes。当我举起相机的那一刻,他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一面让我等等,一面转身去找东西。没多久,他从身后掏出了一副墨镜,戴上后露出酷酷的表情示意我可以拍了——大叔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散发着他的可爱气质。


写到这儿,心里突然浮起一丝内疚:是的,明信片还没给大叔寄过去呢!可是……可是大叔写的地址不知道丢哪个角落了(就是他手里那张白纸片)……

离开粉红,我们继续前行。靠着阿跟的人肉GPS功能,顺利买完后天去亚兹德的车票。然后穿过几条小巷,我们来到了第一个让我“哇哦”的地方:灯王之墓。这里埋葬着什叶派第七伊玛目的两个儿子Ahmad和Mohammad。“伊玛目”是伊斯兰教的领袖、师表,也是真主和人的中介,类似于“出埃及记”中摩西那样的角色,历史上曾经有过12个——这算是游览伊朗最基础的宗教知识。

进入之前需要存包,并且不能带相机。进去的时候看到当地人三三两两地走进大门,且女人们都统一披上了Chador。每天晚上,虔诚的穆斯林都会赶来这儿参加晚上的祈祷。很幸运,管理方安排了一个懂英文的阿訇Muhadi(音译,估计不准)带我们参观。走进寺庙主殿的那一刻我真的震惊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全镜面的穹顶!整个屋顶镶嵌着无数的镜片,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如果把相机曝光调低甚至还能拍出星空的感觉。


(这儿的照片基本是从芾芾那儿拿的,我就是拍不出好照片,怎么地了?)

Muhadi是我这几天来遇到的英文最流利的伊朗人,因此参观的同时也跟他聊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伊朗民众的生活、他的家乡阿瓦士,最后还聊到中国电影,聊到forbiden city,原来他一直没搞明白紫禁城就是皇宫。
(阿跟大叔跟Muhadi的合影,瞧大叔那犀利的小眼神儿)

作为一名普通游客,这一天的行程可以算是非常圆满。但我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对,故事!因为都是我和阿跟单独行动,路上也没有遇到特别有趣的人,直到在Sharzah Restaurant遇到了Leo!我们走进餐馆时已经晚上7点,可里面除了忙碌的服务员以外空空如也!后来一问才知道是时间尚早,伊朗人的三餐时间都相对较晚,这家餐厅的晚餐时间8点才开始。

等待之时我开始四处走动,打量着餐厅里的装饰。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宽阔的身影,全身上下穿着军绿色户外套装,头上还戴顶棕色牛仔帽。最关键的是,他长着一张黄种人的脸,黝黑的皮肤配上拉碴的胡子,一眼就能看出来自中国,而不会是敷面膜擦晚霜的日韩男人。我立马上前搭讪,一开口果然说中文,三人也就很自然地坐在了一桌。谁知菜才刚上,这哥们儿就说“我不客气先吃了,一个多礼拜没吃肉了。”逗得我和阿跟哈哈大笑,从此就给他安上了“饿死鬼”的雅名。

聊起来才知道“饿死鬼”刚在约旦呆了一个礼拜过来。曾经看过一两篇约旦的游记,但是脑海中一直的印象就停留在它是耶稣赐予亚伯拉罕的应许之地,草木不生,一片寂寥,那里还有死海。嗯,没切身体验以前,大家都有个不靠谱的最初印象,就像大多数国人眼中的伊朗。通过Leo的描述,我们知道了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佩特拉古城、月亮谷的五星级帐篷、宰死游客的约旦物价……翻着Pad上的约旦照片,第一次过背包客生活的阿跟已经彻底膜拜在了Leo脚下。从此,跟“饿死鬼”吃饭的经历就成了阿跟在旅途中茶余饭后的另一项谈资。

就这么聊着,夜渐渐变深。水足饭饱,伊朗人的夜生活也差不多结束,我们满足地起身,离开。 

评论

热度(24)

  1. ¿ .小仇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2. 筱Too该收心了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目标,从欧洲到了中东,老了再去欧洲享受吧,年轻要看花花世界啊
  3. 潇潇暮雨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