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yan

没啥爱好 跳跳舞 旅旅行

行走波斯(三):嘿,波斯女人

一路上我和阿跟讨论得最多的还是男人之间的老套话题:女人,波斯女人。

(阿跟拍到的女神照,跟《绝望主妇》里的Eva是不是有几分神似?)

很好奇波斯这个人种为什么可以进化得如此完美:坚挺的鼻梁、长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再配上宽宽的肩膀、挺拔的身姿和高挑的身材——直接塑造了帅哥美女遍布大街的场景。而在羡慕波斯人的天生丽质的同时,我们也不忘时不时自嘲一下东亚人种的发育不全。如果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伊朗女性,那我觉得应该是“精致”。虽然仅露出那一小块的脸庞,但是她们精确地知道自己应该露出多少发丝,然后精细地去打理面部的每一寸肌肤,涂上厚厚的脂粉,画上深深的眼线,调整好眼镜架在鼻梁的位置。


走在德黑兰稀稀攘攘的街头,你会发现眼前的景象跟你印象中的,甚至跟书里面描述的都有着着截然的差异。这种差异最主要地体现在街头走动着的香艳的伊朗女人身上。是的,所有的伊朗女人在公共场合都必须戴头巾——这是伊斯兰教法的规定:“遮蔽头发是在保护女性的尊严”。伊斯兰革命结束后的初期,女性在着装上确实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必须戴头巾、不许穿西化服饰、不许化妆……),莎塔碧在《我在伊朗长大》中有大量关于自己幼年时期在穿着上如何被限制的描述。然而现在的伊朗女人很多都将头巾当做一种美丽的装饰,即使包裹得不严实露出几缕发丝也不必担心有恐怖的“革命委员会”来监督。甚至很多年轻女孩只将头巾盖住高耸的发髻,露出前额飘逸的长刘海。头巾作为一种特殊的装饰,衬托出一种别样的中东女性之美。当然在夏天,头巾应该会是个极大的累赘,脑中时不时会浮现出这样一幕:炎炎夏日,包裹着波斯美女秀发的方巾,在四十多度干燥的沙漠气候下被汗液浸湿……

(这张是从石头那儿盗的,我成了盗图贼。只怪自己摄艺不精~_~)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都会对南亚、中东地区的女人表示同情,认为在她们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下都受到极大的限制和无端的贬低。如果让我比较曾经去过的这两个古国:印度和伊朗,女性在两种社会环境下受到的遭遇,我想实际情况并不完全一致。

在印度,传统因素对女性的束缚确实很大,即使在首都新德里你也很少能在街头见到年轻的印度女性。几乎所有的工作岗位,即使是餐馆的服务员,也都清一色是男性,女性极少在外从事职业。不仅是印度教家庭的女性,即使是印度的穆斯林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可能也远低于男性:我曾经在斋浦尔(印度西北拉贾斯坦邦首府)一辆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亲眼见过一个穆斯林女人把座位让给强壮的丈夫,而自己则抱着孩子挤在乘客当中。

而我眼中的伊朗女人:她们举止优雅,待人彬彬有礼;她们有着明晰的面部曲线,对妆容十分在意,几乎都画着深深的眼线,扑着浓浓的粉底。而这样的环境对她们的限制是什么?至少从表面上看,除了那必须包裹的头巾和过臀的长衫,我们无法直观地感受到她们受到过什么不公的待遇。我遇到的波斯女人,她们一样在各个岗位从事工作,一样自由出入于各种公共场所,一样使用着大屏的智能手机......还有一个细节虽然略显八卦,但也能让我们从中窥探到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在设拉子市中心的街头目睹了一对年轻小夫妻激烈争吵的场面,并且女人的叫骂声丝毫不比男人小。

伊朗的女性在受教育程度上也并不输于男性,伊朗的大学生男女比例几乎达到1:2。这在我后来参观德黑兰大学与两位在读的研究生,Amirali和Aliveza的交流中得到了大致的证明:即使在他俩所在的材料工程学院,女生的比例也要超过男生。这种现象如果发生在国内的工科院校恐怕是要记录到学校史册了。由于伊朗的小学、中学很多都是专门的女子学校,而女生的考试成绩要比男生好这一点仿佛是全世界的公理,在同样的应试标准下男生们反而成为了弱势。因此,当我们在大街上迷路时,我也更倾向于找戴着眼镜的伊朗女生问路。原因很简单,她们会说英文的可能性更高,并且不会像波斯男人那样好面子,即使不知道也会没头没脑地给你指个方向。



(阿跟大叔在伊玛目广场上勾搭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女大学生)

这让我想起了《在德黑兰读洛丽塔》中纳菲西的丫头们,纳菲西从海外归来到德黑兰大学任教西方文学课程,在革命最激烈的时期,她私下给几个女学生开课,引导她们阅读《洛丽塔》等政府明令禁止的经典作品。她的丫头们都来自德黑兰大学,虽然每一个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但相同的是都具备深刻的思辩能力,所以她的这个秘密课堂可谓是知性女性的聚会。因此,伊朗女性的受教育程度较高并不是在“伊斯兰革命”之后才发生的,即使是在革命以前,伊朗女性在受教育上的权力也并不比男性低。 



评论

热度(25)

  1. __Kim_Absinthe__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
    Good..
  2. 站在云端kayyan 转载了此文字